梦想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梦想彩票 > 产品中心 >

民间故事: 男子卖豆腐, 善待化缘和尚, 和尚: 你妻子身上有宝

吴大宝,清朝康熙年间岳阳县上河村人氏,父亲吴江,母亲生吴大宝时因难产不幸去世,自此,父子俩相依为命。

吴江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父子俩靠田里的几亩薄田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很是贫苦。

田里种上了麦苗,施了肥,眼看父子俩就清闲下来,吴江见家中有一个做豆腐的磨盘,就想着平日里做点豆腐,拿到集市换点银两,也好贴补家用。

吴江打定主意,父子俩就忙碌起来,可是父子俩从没做过豆腐,至于怎么做可犯了难。

吴江有一酒友李老伯,他家祖传做豆腐的手艺,他家的豆腐鲜嫩,深受邻里的喜爱,两人平日经常一起喝酒聊天,久而久之,关系还不错,吴江心想去跟李老伯学一学。

李老伯心善,不吝啬,手把手教父子俩做豆腐的手艺,一连六七天,父子俩也学个七七八八,就回到家中,学着李老伯的样子忙碌起来。

没多久的功夫,一整块豆腐就做好了,父子二人很是高兴,吴大宝拿起一块放入口中,随即脸色变得阴沉,十分难看,将豆腐吐在了地上,吴江看到儿子的行为很是诧异,心想着有那么难吃吗?

他随手拿了一块放入口中,他倒是没有吐出来,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说道:“我们也是按着李老伯教的方法做的啊,两者味道截然相同。”

父子二人百思不得其解,眼看这么一大块豆腐做了出来,又不忍心扔掉,父子二人商议,先让吴大宝拿到集市上便宜卖了吧。但父子二人不甘心,吴江吩咐吴大宝回家时再买些黄豆。

次日,吴大宝按照父亲的吩咐来到集市,大声吆喝着,邻里听到豆腐便宜,纷纷围了上来,吴大宝倒也诚实,说道:“叔叔婶婶们,今日是我和父亲第一次做豆腐,味道不是太好,还请见谅。”

百姓第一次见如此做生意的,别人都夸自己的豆腐好吃,他却说自己的豆腐不好吃,也是个稀罕事,有些好奇的,就想买些尝尝到底有多不好吃,不一会的功夫一大块豆腐就卖完了。

吴大宝很是高兴,收拾好扁担就往家中走,途中路过卖黄豆的店铺,还不忘买些黄豆。

吴大宝回到家中,父子二人忙碌起来,一步步按着李老伯教的方法去做,味道确实比第一次好了许多,但和李老伯的豆腐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

转眼间过了三个多月,吴大宝家的豆腐在集市也是出了名的不好吃,但有些穷苦百姓贪图便宜,还是来吴大宝处购买,父子俩虽赚不了大钱,但日子也比之前好上一些。

这日傍晚,吴江在院中磨黄豆,突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吴大宝见状,急忙去请郎中,不多时,郎中来到家中,郎中把了脉,说道:“你父亲年事已高,每日太过辛劳,需要休养些时日。”

郎中说完为吴江开了些草药,吴大宝急忙赶往县城为父亲抓药,吴大宝取了药,煎好喂父亲服下,一连半个多月,吴江的病情始终不见好转,吴大宝有些犯愁。

吴大宝犯愁的原因有二,一是父亲的病迟迟不见好转,二是家中已经没有了银两给父亲抓药,这些日子虽攒下些银两,但每日还要买黄豆,花费了一些,父亲抓药治病又花去了大部分。

吴大宝无奈,一边做着豆腐一边叹气,他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今日做的豆腐上,希望明日换了银两可以为父亲抓药,他担心银两不够,今日专门做了两块,直到忙碌到深夜才睡觉。

次日,吴大宝挑着两担豆腐来到集市,天阴沉沉的,突然下起了大雨,路上行人稀少,直到傍晚,吴大宝也没把豆腐卖出去,眼看父亲就要断药,他很些难过,挑着豆腐往家中走去。

回家的路经过一条小河,道路湿滑,吴大宝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倒在地上,挑豆腐的担子也掉落在了地上,豆腐摔得稀巴烂,吴大宝看着满地的豆腐,痛哭不已。

过了许久,吴大宝才舒缓过来,他此时心情沮丧,他担心父亲看到了会难过,他就淋着雨在河边溜达起来,还时不时的捡起一块小石子扔向河里。

天色渐晚,他担心父亲一个人在家中,就急忙往家赶,没走几步,突然,他看见一个姑娘趴在草丛中,脸上十分痛苦,他急忙上前,问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姑娘叹了口气,说道:“我从此路过,道路湿滑,不小心摔倒了,把脚扭伤了。”

吴大宝说:“姑娘,天色已晚,你一个人在此不太安全,要不我送你回家。”

姑娘听后,眼泪从眼眶中流出,含泪说道:“我没有家了,我父母都去世了,我来此地投靠亲戚,却听闻亲戚搬了家,我无地可去,只好四处游荡。”

吴大宝听后很是同情,心想着都是可怜人啊,吴大宝心善,不忍心丢下姑娘在此过夜,再者说,姑娘伤了腿脚,怎么着也要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她又无地可去,他心生怜悯之心。

吴大宝问道:“姑娘,既然你无地可去,你若不嫌弃可跟我回家,我家中有个生病的父亲,照顾一个也是照顾,照顾两个也是照顾,你看如何?”

没想到,姑娘没有丝毫的犹豫,点头答应。吴大宝大吃一惊,有些后悔,心想着这姑娘不会是坏人吧,答应得如此痛快,但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好收回,他来到姑娘身旁,将她搀扶起来,一步一步回到家中。

二人回到家中,吴大宝见父亲在床上坐着,吴江见家中来了客人很是高兴,姑娘来到吴家江床前坐下,二人闲聊起来,吴大宝则去厨房做饭。

从姑娘口中得知她名叫锦玉,十八岁,比吴大宝大一岁,早些年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不成想家道中落,流落至此。

不多时,吴大宝做好了饭菜,三人围在桌前吃饭,吴江和锦玉甚是有缘,二人聊得不亦乐乎,突然,锦玉说道:“老伯,我见你身体不是太好,早年间我也跟着父亲学习过一些医术,不如让我试试吧。”

吴江哈哈一笑,咳嗽了几声,有气无力地说道:“好,让你试试。”

话音刚落,锦玉将吴江的手抓到自己跟前,一本正经地把起了脉,过了一会,锦玉微笑着说道:“老伯,你这病我能治。”

父子二人听后哈哈一笑,吴江则张罗着吃饭,锦玉有些不高兴,嘟着嘴说道:“老伯,你这是不相信我。”说着,锦玉背过身,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她从瓶子里倒出来一粒药丸,笑哈哈地说道:“老伯,这是我家祖传的药丸,你吃了之后,肯定会好的。”

吴江眼看半截入土的人,也不担心药丸有问题,就当陪锦玉逗个乐,吴大宝有些看不下去,上前制止父亲,可惜吴江已经将药丸放入口中,顿时,吴江感觉很是清爽,他张口嘴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看着精神起来。

吴大宝见父亲没什么事情,才松了口气,吴江连连感谢锦玉,夸赞她的医术高明,饭后,吴江心情舒畅,安排锦玉住了下来。

次日,吴大宝早早起床,做起了豆腐,锦玉闲来无事,一瘸一拐地来到吴大宝面前,随手拿起一块刚做好的豆腐放入口中,瞬间又吐了出来,她嘟囔道:“你做的豆腐太难吃了。”

吴大宝听后脸色阴沉,冷冷地说道:“你做得好吃,你来做。”

锦玉一听不乐意了,和吴大宝较真起来,生气地说道:“我做就我做。”说完,她一把将吴大宝推开,正准备开始做,她突然转头对吴大宝笑嘻嘻说道:“我做可以,但这是我家的祖传秘方,你不可以偷看。”

吴大宝很聪明,转身离开院子来到屋内,他见父亲的身体居然好了大半,心里很是高兴,过了一会儿,他来到院中,见锦玉在磨旁坐着,他本想打击一下锦玉的嚣张气焰,问道:“你豆腐做好了吗?”

锦玉用手指了指旁边的豆腐盘,缓缓说道:“做好了啊。”吴大宝惊讶不已,上前查看,一整块完整的豆腐摆放在盘子里,他随手拿起一小块,放入口中,这味道比李老伯的要鲜嫩很多,口感丝滑,此时吴大宝对锦玉心生羡慕。

自此,锦玉每日在家中做豆腐,吴大宝则拿到集市上卖,他的豆腐可不像以前没人买,现在都排起了长龙,吴江反倒无事可做,落得个清闲。

转眼间,吴大宝十八岁,眼看到了成婚的年龄,因他长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来家中提亲的媒婆很多,但都被吴江一口回绝。

吴江深知吴大宝和锦玉的心思,二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一年之久,整日出双入对,其实二人早已心生情愫,只是吴大宝木讷,不善于表达,锦玉虽性格大大咧咧,毕竟是女儿身,羞涩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吴江看着都着急,只好为二人捅破这层窗户纸,这晚,他将二人叫到跟前,缓缓说道:“你们二人都已经长大成人,到了婚配的年龄,我有心撮合你们二人成婚,但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锦红闻后有些羞涩,脸红扑扑的,低着头不说话,吴大宝则憨憨地说道:“全凭父亲做主。”

吴江见锦玉不说话,他紧接着说道:“锦玉,你来到家中已有一年时间,我待你如亲生女儿,如果你对这么婚事有意见,我可以请媒婆为你另寻婚事,我会风风光光的送你出嫁。”

锦玉听吴江这么说,有些心急,赶忙说道:“老伯,你误会了,承蒙你多日的关照我才有地方居住,我还要留在家中孝顺你呢。”

吴江自然明白锦玉的意思,心里很是高兴,他为二人选定了良辰吉日,在吴江的见证下二人拜堂成婚。婚后,夫妻恩爱,如胶似漆。

这日,吴大宝在院中挑黄豆,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吴大宝起身去开门,打开门,看见一老和尚站在门前,老和尚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今日路过此地,可否讨些斋饭。”

吴大宝心善,一心向佛,见老和尚来化缘,自然不敢怠慢,急忙请老和尚来到院中落座,他则跑到厨房,做了几个素菜。

不多会儿,吴大宝端着饭菜来到院中,老和尚拿起碗筷,不紧不慢的吃起饭,吴大宝则相对坐下,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起来。

锦玉听到院中有人说话,从屋内走出去瞧,看见一位化缘的和尚,她上前施礼,聊了几句回到屋内,老和尚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些惊讶。

老和尚喃喃道:“这个女子不一般啊。”吴大宝离老和尚很近,听得真切,有很是疑惑,问道:“师傅,此话何意?”

老和尚见吴大宝发问,说道:“你妻子并非凡人,她乃龙王的女儿下落到凡间,你想自从她来了之后,家中有何变化?”

经老和尚这么一说,吴大宝有些好奇,心想家中的变化倒也有一些,不过最明显的就是父亲的病突然好了起来,而且自家的豆腐也越来越好吃,不过,锦玉每次做豆腐都不让自己看,确实有蹊跷,吴大宝急忙问道:“师傅,她是否有恶意?”

老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如今看来她并没有恶意,不过你要好好善待她,她身上有宝,关键时刻会救你的”,说完老和尚告辞离开。

吴大宝有些不解,对老和尚的话半信半疑,他决定一探究竟。

傍晚,锦玉来到院中要做豆腐,她将吴大宝赶进了屋内,自己在院中忙碌起来,吴大宝好奇,悄悄溜出房间,来到锦玉身后,他看见锦玉手拿一只金钗,对着黄豆笔画着,不一会,黄豆就变成了豆腐。

吴大宝大惊,有些不敢相信,连连后退,恰巧碰到了旁边的花盆,花盆摔在地上的声音被锦玉听到,她转身去瞧,见吴大宝就站在自己身后,看个真切。

锦玉见自己被发现,也不好再隐瞒,只好将事情如实告诉吴大宝和吴江。

原来,锦玉确实是水龙王的女儿,那日,锦玉在河水中嬉戏,她看见吴大宝十分沮丧,就想上岸和他打趣一番,哪曾想,她刚上岸,就被石头滑倒了,伤到了脚,吴大宝心善,相助于她,她很是感动,便想着报答他一番。没想到,二人相处久了,锦玉对吴大宝心善爱慕,就留在了此地。

父子二人听后,心中还是有些疑惑,锦玉好似看穿了二人的心思,她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两个小石子,握在手中,她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她打开双手,那两块小石子竟变成了金子,锦玉笑着说道:“这回你们相信了吧。”

父子二人第一次见如此离奇的事情,久久才回过神,二人看着眼前的一切如此真实,心中对锦玉多了些敬意。

既然父亲和丈夫已经知道,锦玉也不用每日遮遮掩掩,她心想父亲和丈夫早年间吃了那么多苦,就想让家中过得舒服安逸些,于是她随手又变出了几颗金子,交给吴大宝,吩咐他翻新一下房子,买些家具等。

正因此事,吴大宝才惹下祸事,以至于吴家差点家破人亡。

眼看家中生活条件好了,父子二人也不用那么辛苦,突然清闲下来,吴大宝有些不适应,久而久之,吴大宝染上了不好的恶习,喜欢上了赌钱。

起初,吴江和锦玉发现吴大宝赌钱,并没有在意,以为他只是偶尔玩上几把,吴江训斥了几句,锦玉也劝他不让他再赌,吴大宝都点头答应。

这日,锦玉在院中忙碌,吴大宝急匆匆地从外面回到家中,来到锦玉面前扑通跪倒在地上,含泪说道:“娘子,求求你救救我?”

锦玉很是疑惑,心想丈夫这是怎么了?她上前将丈夫搀扶起来,问道:“相公,你这是怎么了?”

吴大宝还没来得及回答,几个大汉怒气冲冲地来到家中,吴大宝见状,赶忙躲在锦玉身后,一大汉指着吴大宝说道:“吴大宝,你躲也没有用,你借我们的银子该还了。”

锦玉聪明,瞬间就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她对着吴大宝问道:“你又输了多少银子?”

吴大宝颤颤巍巍地说道:“足足五十两,”吴江听到院中的吵闹声,从屋内走出,恰巧听个真切,他瞬间上火,骂到:“你这不孝子,五十两银子,我们一家人要辛苦做三年豆腐啊。”

大汉可管不了那么多,见拿不出银两,有些着急,上前就要暴打吴大宝,锦玉不忍心看着相公挨打,含泪说道:“等等,别打我丈夫,我去给你们拿。”

锦玉来到屋内,随手拿起几粒黄豆,握在手中,不一会啊,黄豆变成了银两,足足五十两,她来到院内递给大汉,大汉拿着银两,得意洋洋的离开。

这次吴江没有轻饶了吴大宝,拿着扫帚就是一顿毒打,锦玉在旁看着被打的丈夫,心生悔意,她不该让丈夫知道自己的身份,更不应该让他不劳而获。

原来,前些日子来到家中化缘的老和尚正是锦玉的父亲水龙王,锦玉和父子俩相处一年之久,见父子俩老实本分,而且锦玉又和吴大宝成了婚,她只是想改善一下家中的生活,但贸然告诉父子俩自己是龙女怕吓着二人,她求父亲水龙王化身老和尚来到家中,隐晦的将事情告知父子二人。

哪曾想,吴大宝被富裕的生活冲昏了头脑,染上了恶习,想到此时,锦玉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离开这个家,她不能让吴大宝在依赖自己。

锦玉打定主意,向父子俩告辞,吴江自然不舍,但他明白锦玉的心思,没有强留,而吴大宝则跪在地上祈求锦玉不要离开,锦玉心有不舍,但为了丈夫,她不得不离开,转身锦玉消失在空中。

吴江心想着这次吴大宝应该涨些记性,不曾想,此时的吴大宝已经赌瘾成性,转天见吴江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他没有银两,只好向赌场借,没多大功夫,借来的百两银子输的干净。

到了还钱的日子,吴大宝拿不出,赌场的人岂会放过他,大汉将他家中值钱的东西搬得干净,可这些东西远远不够,大汉又将他父子二人绑在了一起,放进猪笼,拉到河边,要活活淹死二人。

眼看父子二人意识昏迷,奄奄一息,突然,一个人影来到二人面前,此人正是锦玉,锦玉从衣袋中掏出一个珠子,将父子俩照在里面。

等父子俩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家中的床上,锦玉在旁伺候着,吴大宝回忆着这段浑浑噩噩的日子,历历在目,他心生悔意,起身跪倒在吴江和锦玉面前,含泪说道:“我错了,我错了。”

吴江见状,很是心疼儿子,缓缓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自此,三口人又回到原本的生活,锦玉经过此事,再没用过自己的仙术,一家人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来年,锦玉生下一大胖小子,一家人和和睦睦,日子过得幸福安逸。

(故事完)

本文章内容为作者原创作品,原创不易,转载必究。文中故事、人物等情节纯属虚构,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