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梦想彩票 > 产品中心 >

民间故事: 五行断生咒

康熙三年的一个深秋之日,树林中甲虫和树脂的气味极其浓烈的时候,父亲最珍爱的小猫“宝子”老死在了他的破草鞋面前。父亲将宝子埋在了自家房后的一片空地上,还给宝子立了个灵位,叮嘱儿子必须上香十年。

一只猫而已,父亲未免太过大惊小怪,儿子起初就没当回事。直到他从父亲口中,听闻了他与这只名为宝子的白猫之间所发生的事,他的态度才有所改变……

父亲名叫张子放,三十年前,他还是个年轻小伙,住在川西的一个小山村里。他们村背靠山,面靠水,地势资源还是很不错了,经常会有些流浪的小动物溜进村里找吃的,狐狸、野猫,甚至还有金毛猴子。

当时张子放在村里当樵夫,经常上山。有天清晨,他跟往常一样上山砍柴,在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呼救声。循着声音,他在一棵老槐树下,发现了一个被树叶掩盖,奄奄一息的男子。

张子放心善,立马将其背回了村子,并请来了郎中。郎中发现这人受的是刀伤,身份应该不简单,就劝张子放趁机去报官,最好领两个捕快回来看一看。

张子放本来想去,可刚走到门口,那人就醒了。只见他不顾伤痛,硬撑着起身,跪在了张子放和郎中面前磕头拜谢。经过一番交谈得知,男子名唤李天亿,是个专门给人送货的货商。

几天前,李天亿照例出门送货,可他们车队的行踪却遭到了泄露。半路上,车队遭到贼人的围追堵截,李天亿被拼死逃出,但也身受重伤,好在藏进山林才躲过一劫。

听闻李天亿的遭遇,张子放很是同情,他收留了李天亿,并自掏腰包治好了他的伤。伤愈后,李天亿表示自己已经过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而他无父无母,孤苦无依,如今遇到了善良的张子放,他不想走了。

张子放也是父母早亡,他被李天亿的说辞感动,便答应了他。刚巧张子放家旁边有个空宅子,破是破了点,但收拾一番也算是个家。就这样,张子放和李天亿成了邻居,两人没事就会结伴到山上伐木,日子也算滋润。

可没多久,张子放忽然发现了李天亿的一个恶习,那就是喜欢虐待村里的流浪狗和流浪猫。有天傍晚,张子放从镇上回来,刚走到村口就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他循着声音走去,拨开草丛一看,居然是李天亿拿着棍子在抽打一只灰色的流浪猫。

那流浪猫被打的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张子放哪能放任他这样干,赶忙上前拦下了他。可能是总虐待小动物的原因,村里的猫狗一见到他都炸毛,用一只十分警惕的眼光盯着他,狗则对着他叫个不停。

张子放劝过他很多次,可治标不治本,李天亿表示自己控制不住。因为这事,两人之间产生了隔阂,可真正导致俩人决裂的,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张子放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媳妇了。恰巧这时,一个名叫小妍的女孩跟着父亲搬到了村里。小妍年方二八,温柔和善,美丽大方,刚到村里就成了全村男人的焦点,自然包括张子放和李天亿。

比起老实木讷的张子放,李天亿显然更会讨女孩子的芳心,也不知他从哪学来的看相术,很快就跟小妍混熟了,还把她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李天亿毕竟是自己的好友,他也明确表示,自己非小妍不娶。为了成全朋友,张子放大度地选择了退出,还处处撮合二人。

可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了二人的意料,小妍居然对老实忠厚的张子放动了心,更重要的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她看到了李天亿虐待小动物的场面。这件事对她影响很深,可以说直接破坏了李天亿经营许久的形象。

几个月后,小妍主动向张子放表明了心意,二人也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这可把李天亿给气坏了,他一度认为,就是张子放在暗中捣鬼,破坏了他与小妍的关系。从那一刻起,两人正式决裂。张子放多次想找李天亿解释,可他一直不听。

可能是受到此事影响,李天亿虐待流浪猫狗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这天傍晚,张子放从镇上回来,在走到村口的时候,再次听到了猫咪的惨叫声。不用想,李天亿又在虐待动物了。张子放没有犹豫,立马循着声音跑去,并看到了一只浑身是血的白猫,此刻正缩在树下,奄奄一息。张子放立马拦住了李天亿,可李天亿显然意犹未尽,他粗暴地想推开张子放。

张子放忍无可忍,直接一拳将其撂倒。挨打的李天亿恶狠狠地看了张子放一眼后,一言未发,扭头离去。张子放转身看向被虐待的白猫,俯身将其抱回了家。

这些日子里,张子放救下了许多被李天亿虐待的小动物,光是猫狗就有六七十只。这只白猫显然是被李天亿给打怕了,对人的敌意很大。在张子放怀里,它不停反抗,并用爪子和尖牙撕扯张子放的手臂,抓地鲜血淋漓,可张子放仍不松手。

回家后,他悉心为白猫上药,包扎,而白猫也老实了很多,瞪着一双金黄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子放。

平日里,那些被张子放救助的动物,伤愈后就都离开了。他们的伤毕竟是人为的,可这只白猫却不同,它居然留了下来,且每天都会窝在张子放家的窗沿上打盹。小妍也很喜欢这只白猫,张子放也就将其留了下来,并起名“宝子”。

在张子放和小妍成亲的前两天,他忽然发现自己屋后有五只白鸽子的尸体,这些鸽子都被人拧掉了脑袋,一字排开,正对着张子放的房屋,看起来很是狰狞。

张子放断定是李天亿所为,但并未多想,只是叹了口气。可他刚进屋,白猫便跳上了屋顶,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五只死掉的白鸽。

之后两日,白猫表现得很是异常,总是用嘴轻咬张子放的手指,仿佛想带他去哪。可婚期将至,李天亿忙地头昏脑涨,哪有时间管它。

好在成亲这日,一切顺利,张子放和小妍入洞房后,折腾了一会便睡去了。就在这时,白猫从门缝里钻进了房间,并跳上了两人的新床。黑暗中,一双闪着金光的眼睛死死盯着熟睡的张子放,紧接着,一只利爪拍在了张子放的额头处……

迷迷糊糊中,张子放居然梦到了自家的白猫,可下一秒,白猫却忽然口吐人言:“主人,有人要害你!”

张子放被吓了一跳,可不等他开口,白猫便继续道:“主人,你醒后,一定要把你和夫人的鞋前后倒放,莫要忘了!”

言罢,张子放猛地从梦中惊醒。当时就快到子时了,张子放忽然感觉房间里阴森森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猫叫,白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床边。

想起梦中白猫说的话,张子放半信半疑,自己在村里勤勤恳恳,从未树敌,怎会有人要害他。但白猫一直在身边叫个不停,好像就是要提醒他,张子放犹豫片刻后,还是按照梦中白猫所说,将鞋子前后倒放了,也就是一直鞋头朝外,一只朝里。

做完后,白猫这才停止了鸣叫,并离开了房间。到了第二天,张子放被白猫的叫声吵醒,他走出房间,白猫立马跑了过来,并咬住他的裤腿,仿佛要带他去个地方。如今婚也结了,没啥大事了,张子放便跟着他走出了家门。

白猫带着张子放来到了他家屋后,在墙边,张子放发现了一些异常。有人用一粒粒大米,贴着他家的墙边,连成了一条线,大米不起眼,因此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循着这条线,张子放来到了一个不远的灌木丛里,扒开灌木丛,里面居然放着一些熟食和水果,而在这些东西的下方,铺着一层白米,还插着三根已经燃尽的供香。这还不算完,白米继续延伸,居然连接到了那五只死去的鸽子旁。

想起白猫昨夜在梦中赶到话,张子放心中一惊,莫非真的有人要施法害自己?他将此事告诉了小妍,夫妻俩便跑到邻村,请来了一个阴阳先生。那阴阳先生检查过那些东西后,眉头紧皱:“居然是五行断生咒!”

五行断生咒,是一种很歹毒的咒法。那五只死去的鸽子,代表五行,以此为引,在用大米搭桥铺路,以贡品请出地府恶鬼,引到张子放家,必能取其性命。

好在那白猫聪慧,居然发现了破解之法,那便是将鞋子正反倒放。五行断生咒所召唤出的恶鬼,需要以大米为引,并顺着鞋子找人。鞋子上留有主人的气息,这时候只需将鞋子一正一反倒放。这样恶鬼顺着正的鞋子找到了倒着的鞋子,就会顺着倒着的鞋子原路回去。

反复几次,恶鬼找不到人,就会迁怒于施法者,这时候施法者就倒霉了。

在阴阳先生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施法者,正是张子放的好邻居,李天亿。不过他此刻已经被咒术反噬,死在了床上。

看着李天亿的尸体,阴阳先生告诉张子放,天理昭昭,因果报应,都是一报还一报,修行邪法,注定害人害己。

后来,张子放才知道,原来这个李天亿是朝廷通缉的重犯,身上背着七八条人命,是个心狠手辣的采花贼。而他的本名也不是李天亿,他定居村子,就是为了躲避官兵的追捕。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一直白猫的手中。

自那以后,白猫便一直陪在张子放夫妻俩身边,直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