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梦想彩票 > 服务项目 >

微小说: 天局之绝绝子

迷魂谷平地如棋盘。群山巍峨,环棋盘而立;长天苍苍,垂浓云而下;又有雄鹰盘旋山涧,长啸凄厉。

官屯教师身心震动,肃穆久立。

众人登山围拢教师,见他异样神情皆不解。纷纷问道:“你看什么?浑沌干啥?”

教师答:“下棋。”

“深山旷野,与谁下棋?”

教师沉默不语。良久,沉甸甸道出一字:“天!”

俗人浅见,喳喳追问:“赢了还是输了?”

教师细细数目。数至右下角,见到那个决定胜负的劫。浑沌长跪于地,充当一枚黑子,恰恰劫胜!教师崇敬浑沌精神,激情澎湃。他双手握拳冲天高举,喊得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胜天半子!”

众人仍不解,“胜天半子,那就是胜了?”

教师沉思良久,摇了摇头。

“暂占先机。”

教师深知,浑沌充当一枚黑子,虽劫胜却未局胜。而下一轮该天出手了,天不出手,胜天半子,天若出手,胜负仍未可知。

浑沌生性刚烈,却仰天长跪于此,虽胜天半子,却也敬天一目。

俗人浅见,渣渣道:“那就是胜了。”

教师抬头观天,雪已停,风已住。又低头看地,棋盘般的谷地,黑石白雪间隔如棋子,浑沌昂天长跪在右下角,不失倔强傲气。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浑沌胜了。”

众人纷纷:“浑沌是个英雄呢,了不起。”

官屯教师泪痕未干的脸上闪过一抹慈悲的微笑。

众人欲抬浑沌回西庄择日择地安葬。

教师道:“浑沌是个棋痴,今以天地为棋盘,下了这盘天局,亦是天意,就将他葬于此吧。”

众人深以为然,各自回家拿工具,在浑沌长跪的地方挖一墓穴,翻出泥土竟黑如墨,纷纷惊讶不已。

墓穴挖好,众人却犯了愁,浑沌仍保持昂天长跪的姿势,身体铁硬宛如雕塑。

教师踉踉跄跄来到浑沌面前,细看浑沌睁眼望天,眼神坚定,面容却祥和宁静。

他不免又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倒在浑沌面前,紧紧抱住浑沌坚硬如雕塑的身体。

“混沌,我看到了你下的这盘棋,实是我平生未见之伟大作品啊。”

不一会浑沌的身体竟软了下来,教师颤颤抖抖地将他放平在地上。

用手轻轻在他脸上一抚。

“浑沌,你胜了,胜天半子,可以瞑目了。”

浑沌闭上了眼睛,宛如在睡梦中一般。

一席裹身,浑沌被葬于他长跪之地。

教师回官屯后,虚脱一般,本就有肺病,又在严寒里东奔西颠,再加之痛失棋友知己,伤心之至。

一咳竟咳嗽出一口黑血,自知已时日无多。

他将浑沌送的猪头,洗净煮熟,香气四溢。

他切了一盘,却无法下咽。想起浑沌好不容易得此猪头,却不顾狂风暴雪欲送给他过年,最后冻僵葬身于迷魂谷,不免又放声号啕,悲怆欲绝。

“罢,浑沌,我找你喝酒去,你也尝尝这猪头,香啊。”

教师切了半个猪头,又热了一壶老酒,拿了两个杯子,决意到迷魂谷走一遭。

时值黄昏,漫天又飞起了大雪,北风呼啸,仿佛有无数人劝阻他:“教师,别走,这大的雪......”

“啊,不!我要找浑沌喝酒,让他也尝尝这猪头肉。”

他将猪头肉和那壶老酒塞入黑棉衣中,胸口能感觉到它们的温热。千万人拉不住他,他执拗而任性地投入原野。

他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里跌跌撞撞,踉踉跄跄。雪团团簇簇如浓烟翻滚,群山摇摇晃晃如醉汉不能守静。

天寒地冻,他的眉毛、睫毛、胡须上已结满了冰渣,唯胸前的一团温热,仿佛让他感觉置身于春天,支撑着他义无反顾地前行着。

人到雪停,迷魂谷竟然只雪未飘,就连白雾也慢慢消退,恰似神人卷起纱幔,教师暗暗称奇。

教师来到浑沌黑坟前,手脚一软,跌坐在地上。

他从怀着取出尚温热的猪头肉和那壶老酒,将猪头肉放好,摆了两双筷子,酒倒满两杯。

教师喃喃:“浑沌,我来看你了,你是个棋痴,但我今天不跟你下棋,只跟你喝酒,你送的猪头我做好了,你也尝尝,很香啊...”

他说着用筷子夹起一片猪头肉放在嘴里,确实是他平时从未品尝过的美味。

“来,咱老哥两喝一个。”

说着他将自己的一杯酒喝完,将另一杯洒在坟前,然后又倒满两杯。

“浑沌,你虽野山一莽夫,却精通棋艺,存不屈之心,敢与天对弈,胜天半子,我敬你一杯。”

“浑沌,你是刚勇无比的汉子,从不屈服,却昂天长跪,敬天一目,我再敬你一杯。”

“浑沌,你过年好不容易得一猪头,却冒雪来送给我,此情可撼山平海,人生得你一知己足矣,我再敬你一杯。”

......

教师一杯接一杯,几杯酒下肚,身子暖了,脑子却渐渐懵懂,入睡似的眼前模糊起来。

他恍惚中感觉面前的黑坟竟幻化成浑沌的身形,浑沌对教师一笑,缓缓站起来走向远处。

教师大惊,也摇摇晃晃站起来。

“浑沌,你去哪里?”

混沌笑着向教师招了招手。

“教师,跟我来。”

教师急赶几步,踉踉跄跄地跟上了浑沌,似乎转过几个山角,隐约看见亮光。再走几步,来到一座雅致的茅屋前。

教师惊讶不已,这迷魂谷中竟还有如此人家。浑沌推开门道:“教师,请进。”

教师进屋,但见迎面摆着一张大床,蚊帐遮掩,看不出床上躺着何人。床前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一棋盘,对面一张椅子空着,显然是刚有人坐在上面跟床上之人对弈。

屋内一捻着山羊胡子的私塾先生,在一瘸一拐地踱步。清代围棋集大成者飘飘然大师范西屏和妙手盖天施襄夏疲惫不堪地坐在地上辩论着什么。明代国手过百龄直接躺在了地上,胸口一起一伏,双眼失神地望着屋顶,仿佛在思考鬼生。宋代围棋宗师刘仲甫则站在桌子旁入神地看着桌子上的棋局。骊山老母双手各拿着一截断了的龙头拐杖唉声叹气。

教师惊诧更甚,围棋史上的英豪们全在这了,正想问浑沌这些人是如何来到人间的,浑沌却自顾走到椅子旁,做了个请的手势。

“教师,请坐。”

教师刚一坐定,浑沌又道:“教师,请看。”

教师细观此局,但见构思奇特,着数精妙,出磅礴大气,显宇宙恢宏,正是他在迷魂谷所见浑沌与天所下之局。

“浑沌,那日在迷魂谷,我已见了,我已知了,你已经赢了。”

浑沌笑而不语。教师思忖难道未完待续,天要出手了。

这时从蚊帐中传出一个绵绵软软如病中吟却又带着仙气的声音。

“浑沌,你的知己也来了,很好。”

混沌又是微微一笑。

“是的,教师他来了,请行棋。”

浑沌说完便化作一缕青烟,飘进棋盘上的一枚黑子里面,教师定睛一看,正是浑沌化身劫材的那枚棋子。

听见蚊帐中人说话,屋内的人立马又打起十二分精神,私塾先生一瘸一拐的小跑过来,生怕抢不到好的观棋位置,范西屏和施襄夏也像弹簧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过百龄嗖地从地上坐了起来连滚带爬地来到桌子前,骊山老母把手里的龙头拐杖一扔,也往前凑。

他们迟迟不肯散去,就是等着看那只手下一步如何行棋,混沌用自己充当劫材,已劫胜,占尽先机。只要那只手再下一子,他们便可大概率锁定胜局,完胜那只手。可是轮到那只手行棋了,蚊帐内却再无动静。

众人不甘,有的认为是那只手知道自己行棋也是输,不做声即表示自己认输了。有的认为不一定,可能那只手正在思考下一步的棋路,如果出手很可能会走出一步反杀。刚才范西屏和施襄夏正在为此争吵。

那只手不出手,他们已胜半子,但他们期望完完全全的胜利,这就必须等那只手行棋,所以现在听见蚊帐中人说话,个个兴奋异常。

“哼哼。”帐内冷笑。

蚊帐动动,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教师的目光也被这只高深莫测的手吸引,如此超然,如此绝对,一圈神圣的光环围绕着它。他仿佛一直是人,鬼,神的主宰。它仿佛一直是天地万物的主宰。它是不可抗拒的,不可超越的。

教师明白,这就是与混沌对弈的那只手,天幻化成的手,混沌想赢,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哪怕把自己化作一枚棋子,付出生命代价也要赢,从目前的棋局上教师早已看出这是一场多么壮烈的决斗,厮杀何其惨烈。

教师端坐桌前,一股热血冲向脑门,定要赢,与混沌并肩作战,与天对弈又何妨,付出生命的代价化身劫材就算输亦是赢。胜天半子,何尝不是在于惨败之中获胜,在于毁灭之中重生。

教师神情肃穆地对着那只手道:“请。”

那白手臂如蛇游靠近棋盒,二指夹起一枚白子擎至空中,叭一声脆响,落子棋盘右下脚。

绝绝子!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又造一劫,而胜负半子又全在这一劫上。

众人大惊,教师呆若木鸡,一掬热泪滚滚而下,骊山老母纵使最擅计算亦没料到此步棋,和其他人一起长吁短叹。而后列位棋祖又将目光转向教师,教师亦黑袄黑裤,宛如一颗黑棋子。祖师爷们神情庄严,却并未开口说话。

静寞了一会,骊山老母知这只手不可超越,一声长叹:“都散了吧。”

其他祖师爷们也心知肚明,纵使教师去做了劫财,也只能又是半子之胜,暂时占得先机罢了,而下一轮又该那只手行棋了,而那只手可能再不复出,就算复出,他们已再无人可做劫材了。

祖师爷们正欲散去,教师巍巍站起,一腔慷慨,望了一眼混沌化身劫材的那枚棋子后,推金山,倒玉柱,长跪于地。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混沌,我来了。”

蚊帐中人幽幽叹息:“唉...”一只白臂徐徐缩回,再不复出。

列位棋祖也摇头叹息,徐徐散去。

官屯人几日不见教师,寻至其家中,空无一人,不禁惴惴,派人寻至西庄,亦未见其踪迹。两庄人一合计,教师极有可能去迷魂谷看混沌了。

于是西庄,官屯两村民众,又蜂拥至迷魂谷。众人举目一望,又是大惊大悲。棋盘平地,仍是黑石白雪相间,教师跪在混沌坟前不远处的右下角,人早冻僵,姿势同混沌一样,昂首向天,长跪于地,却不失倔强傲气。

众人上次听教师说混沌是在与天下棋,便知教师亦是与天下棋。只是如今教师亦去,再无人能识此局。

俗人浅见,纷纷道:“教师也胜了,胜天半子。”

混沌坟前,摆着一份猪头肉,两双筷子,还有快喝完的一壶老酒和两个酒杯。众人感念混沌和教师的知己之情,便将教师也葬于他的长跪之地。

众人登上高处,俯瞰谷地,两座黑坟如同两颗巨大的棋子,在黑石白雪之中傲然矗立。